千亿体育官网

客服电话:400-999-4758
 
 
 
 |  | CRM系统 | HR系统 | 加入收藏
行业资讯
电力中长期交易还不签约?市场主体“急”了!
发布时间:2021/12/7 8:26:16     点击: ( 743 )

“立马就年底了,中长期交易规则还没发,不到一个月能保质保量签完吗?”“明年会不会再出现毁约现象?”“明年电煤价格走势如何?规则怎么制定?”“现在用户和民营售电公司基本处于‘抓瞎’状态”……近日,围绕电力中长期合同签约情况,不少市场主体表达出期盼和疑惑。

电改“9号文”配套文件之一《关于推进电力市场建设的实施意见》明确,我国电力市场总体要求是“中长期交易规避风险,现货市场发现价格”。不过,受煤价高企、供需变化等因素影响,我国电力市场今年首次出现了电力中长期合同大面积重签、补签现象。

据悉,距离2022年不足一个月,各地电力中长期交易正式规则鲜有下发,市场主体“无章可循”。如何汲取今年重签、补签的经验教训,并在短时间内调整修正规则是个不小的挑战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当前亟需完善电力中长期交易规则建设,真正做到“锁定风险”,确保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转。

成本,电煤+碳市场刚性支出

煤电是电力中长期交易的主体,燃料是煤电企业紧密联系的上游产业,也是中长期合同基本面之一。去年,煤价整体平稳运行,CECI沿海指数5500大卡综合价甚至一度跌至500元/吨左右。今年以来,受多重因素影响,动力煤价格快速上涨,煤电矛盾突出,由此导致中长期大面积重签。

对于明年电煤价格走势,某发电企业人士表示:“国家发改委就2022年煤炭长协签订征求意见,基准价或上调至700元/吨。在政府强监管下,电煤价格有所回落,但不会回到去年低位。在发电侧不具备完全疏导至用户侧的条件下,建立市场化方式的煤电联动方式,可能是近期的过渡方式。”

2019年取消的煤电联动又被重新提上日程,国家层面调研后也明确提出“加快研究煤电联动的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”。

“当前煤、电行业之间利益分配失衡,一部分本该属于发电侧和用户的利益转移到了煤炭行业。现行‘一口价’高比例签约方式需要调整,要想真正市场化联动,首先需要健全上游燃料市场,为发电侧提供价格参考信号,而不是一纸通知直接涨煤价。”上述发电企业人士表示。

中电联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、燃料分会副秘书长叶春指出,今年的保供实践表明,在市场失灵情况下政府调控的作用之大。“但长期看,在稳定中长期合同煤炭价格的基础上,需要进一步完善电煤价格形成机制,在市场竞争中自发形成‘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’的长期稳定合作关系。”

除电煤成本外,碳市场也是发电企业的刚性支出。“目前碳排放市场带来的成本影响还不确定,但碳成本已成为影响煤电机组成本的必选项,继而影响电力市场供应基本面。”广东某售电公司负责人坦言。

规则,考验市场设计避险能力

业内人士指出,当前的电力中长期交易“赌性”成分大。甘肃某售电公司人士说:“当前甘肃还未下发中长期交易规则,但我们需要提前锁定客户,制定策略靠猜,确实很迷茫。”上述广东售电公司负责人也指出:“往年广东省6月就开始签约次年中长期交易了,今年签订的部分明年中长期合同已经毁约了,具体规则如何变更都在望中。”

要想成为真正的“压舱石”,前期预测能力、中期流动能力、后期避险能力亟待加强。某省能源投资集团工作人员表示:“当前各类市场主体经验不足,对未来较长时间的电力供需形势判断和自身生产计划难以准确预测,继而无法正确判断中长期的交易价格,导致在交易时存在合同与实际偏离较远的情况。在不确定性较强情况下制定的长周期、大体量商品无法通过其他手段进行转移,‘压舱石’也就变成了‘压垮企业的巨石’。”

若供需双方价格预期不一致时,需要中长期合同具备流动能力平抑潜在风险。广东某售电公司相关负责人指出,当前电力中长期市场流动性不足,容易形成大量敞口风险。“打造科学完善的交易环境,让市场主体自主决策如何避险,违约善后破坏市场的契约精神,市场‘赌性’更大。”

避险能力是中长期交易的“防火墙”。中嘉能首席交易官张骥认为,中长期合同再以实物交割合同形式签订,容易造成无法执行的情况。应当通过财务差价合同或期货等金融合同的方式,对大规模电量交易进行“保价”,用以维持市场价格的长期稳定。“售电公司的‘天职’之一就是帮助用户避险,需督促售电公司管理水平提升,建立相应的信用评价规范,对不同信用的市场主体设置相应的交易约束条件,杜绝风险产生。”

阵痛,分时签约带来不确定性

当前,大多数地区的电力中长期交易以“计划调度+电力直接交易”模式开展,为了与现货市场对接,真正实现“两条腿”走路,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启动电力中长期市场“六签”工作,其中“分时段”签约备受关注。

何为分时段交易?某省能源投资企业人士表示,在纯电量交易的中长期市场中,只需要单一的电量价格,若要体现电能的时间价值,需将电量的价格信号由单个拆分为多个。“计划体制下的分时段电价实现主要依靠峰谷电价政策。在电力中长期市场中,为提供多个差异化价格信号引导用电,也需要划分多个时段,通过市场竞价交易形成相应的价格,从而合理反映该时段的供需情况。”

广东售电公司负责人指出,不管是新能源还是常规电源,分时签是推进市场发展的必然。常规电源分时段签约难度不大,但间歇性、随机性、波动性的“风光”电源分时段交易会带来一定不确定性。

“当前市场信息和历史数据并不充分,新能源企业无法预测合理价格。要想分时签约,市场要提供足够多的长、中、短期曲线合约的交易频率,同时提供市场流动性,以保障新能源企业有足够的交易工具来调整出力曲线预测。”中国电机工程学会电力市场专委会委员陈某表示。

上述广东售电公司负责人也指出:“总之,分时交易会带来不确定性,但市场就是存在不确定性,重点是建设公平开放的市场规则,保持市场的连续性和开放性。”